读一位退休特级教师的反思,心中好痛!
作者: 赵光辉 日期: 2017-09-05 浏览次数: 611

今天,在中国教师报上读到退休特级教师于永正老师的文章,《一位退休特级教师的反思:假如让我再做老师, 我一定不这样做…》,读完之后,又认真读了评论,感觉心中真的好痛!

读一位退休特级教师的反思,心中好痛!

于永正老师是全国著名特级教师,1941年生于山东 。1962年以来一直从事小学语文教学工作。1985年被评为江苏省特级教师 ,1 999年教育部召开“于永正语文教学方法研讨会”,推广其“五重”(重情趣、重感悟、重积累、重迁移、重习惯)教学法。

文章开篇引述一位老教师的话:“年轻的时候不会教,等会教了,又老了。”

文章饱含真情的说:难道老师也像庄稼一样,老了才成熟?难道就像红薯一样,从地里挖出来,非得在地窖里放一段时间才甜,才软,才意味着彻底的成熟?我退休后才经常想,如果时光倒退十几年,让我再教一届小学生,该有多好!

在文章中,于永正老师讲述了自己对于教育教学的三个方面反思:

读一位退休特级教师的反思,心中好痛!

第一个反思:如果再教一年级,绝不会让小朋友上课尿裤子了

一次,于老师上课时,一年级一个小女孩尿裤子了!

当时他心里还不以为然。

在办公室里,一位年长的老师对他讲了一位女老师上课时的处理方式:发现一位学生神色不对,便走到该生跟前,嘴巴凑到他耳朵上悄悄地问:“想解手吗?”该生使劲点头。女老师一拍他的肩,他便飞也似地跑出去了。

可是,好久不见这位小朋友回来,于是这位老师从包里掏出卫生纸,对另一位小朋友说:“你去厕所给他送卫生纸去。”

果不其然,这位小朋友正为没带卫生纸发愁呢!

于老师说,让我重教一年级,上课时我会关注每一位学生,不再只是关注教案、教学。

读一位退休特级教师的反思,心中好痛!

第二个反思:犯了错误的学生进了办公室,一定请他坐下

文章说,把犯了错误的学生“请”到办公室里去,一是“警示”其他学生,二是重点,让他体会到我办公室的“待遇”:他必须标准地立正站着——脚后跟靠拢,两臂下垂,中指贴在裤子缝上。

如果不“标准”,我便命令他“站好”,随即强制性地“纠正”:比如用脚踢他的脚后跟。

作者写道:最近读了张华教授的《论我国课堂教学转型》,深受触动。文章说:

今年8月31号,我儿子上小学了。第一天是家长开放日,学校的第一件事是:行为规范。怎么坐,怎么站,手放到哪里,怎么走路,怎么排队……老师早已规定得好好的,而且每一个规定都有相应的奖励和惩罚作保障。随后的任何学习都是这样。

现在,我们很多美其名曰‘培养学习习惯’的做法,就是强化学生不能乱说,不能乱动,整齐地听话……这都是最坏的习惯——没有比限制儿童的嘴乱说、手乱动更坏的学习习惯了,这是成人对儿童施加专制的最司空见惯的方式。

他深刻地指出:我国教学危机的根源是专制教学。我们把教学当作一个专制的过程,集体对个人,上一代对下一代,上位者对下位者的专制的过程。而且我们每一个人,不自觉地在做一个专制者和接受专制者,这是我最担心的。

于老师反思说:几十年了,我不就是这么做的吗?运用“动物园教育学”——以奖励作诱因,以惩罚作威胁来“训练”学生,是泯灭人性的教育!

如果再教学生,低年级的学生称“小朋友”,高年级的学生称“同学”,同学同学,我们是一同来学习的,是平等的。他们犯了错误,我可能还会请他们到办公室里谈谈,但是我会为他搬一把椅子,放在我的身边,请他坐下,我甚至还会为他倒一杯水。我会以自己的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告诉学生什么叫尊重、平等、民主。

读一位退休特级教师的反思,心中好痛!

第三个反思:我不会再愚蠢地把分数,作为衡量学生优劣的唯一标准

文章说,四十多年来,教的学生无数,但有几位学生的脸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。他们的表情是漠然的,孤独的,有的甚至带有哀伤,他们很少言语,早上背着书包默默走进学校,下午放学又默默地回家……他们都是被我戴过“差生”帽子的人。

每次考试后,我都要宣布分数。念到他们的成绩时,我还故意在分数的后面加一个“大”字:“李健——50大分!”

这种话对学生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呀!如果说体罚伤及的是皮肉,那么语言伤害的则是心灵。皮肉受伤有药医治,而心灵的创伤却无药可医。

于老师反思说,不知这些学生现在怎么样,从事什么工作,但我相信,在社会上,他们不会差,他们中肯定有人很有出息。人人都是一个大写的“人”,人人都有尊严、有人格,人人都应该得到尊重。

如果我再从事小学教育,我会经常把十个手指头伸出来告诫自己:这就是你的学生!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。

我会让每个学生喜欢我,爱上学,爱读书,爱思考。人人尽力了,学到什么程度就是什么程度。

东方不亮西方亮,分数实在没有多大意义。

读一位退休特级教师的反思,心中好痛!

笔者也曾教过小学一年级,对于文章中讲到的内容,感同身受。读完文章,内心感觉有说不出的痛:

第一种痛:在教育教学中,上述情况依然存在。于老师讲的事情,在学校曾经经常的发生,现在依然经常发生,老师的处理方式还是那样,漠视一些学生的要求,高高在上的处罚学生,非常的重视分数, 忽视学生的自尊,没有平等。对于这三类学生:特殊生活要求的学生,犯了错误的学生,学习差的学生,老师们还是用老方法的对待他们,让小学生小小的心灵就要遭遇到一次又一次不正确方法的冲击。

第二种痛:教育者没有认识到尊重、平等、民主的重要性,对于分数的重视,长期不能改变。一方面,教师们不认为教育教学之中,应该给孩子以尊重、平等和民主的对待。另一方面,学生以分数来决定老师对其态度。老师想改变,家长不愿意,社会也没有环境,因为小升初要看分数,中招要看分数,高考更要看分数。

第三种痛:社会上有一些人对于教师的诟病,对教育的无知。这篇文章是一位从教30多年,年近八旬的老教师对于自己教学生涯的反思和总结,其言切切,读了之后让人感慨良多。没想到许多人读了文章,竟然写下不堪入目的评论:

有人评论:假如你是一位老师,你这个总结会把老师推进更深的深渊,假如你不是老师请闭住你的嘴!

有人评论:这些退休教师,临近退休时学年老体弱,课上不了啦,把重担丢给年轻人,退休后不知羞耻地乱吠,也不觉得丢人。

竟然还有人评论:教了一辈子的书到死才明白怎样教学生,不知你误了多少人家的子弟,还有脸在这里唧唧歪歪!老不死的东西,人渣,滚!

还有这样的评论:广大教师退休后,让他们再做老师,他们一定会说,再也不把心思放在教学上了,一门心思扑在职称上才有钱图,才有尊严,才有活路!!没职称空有教学绝技不过是死路一条!!!

读一位退休特级教师的反思,心中好痛!

为了教育,许多教师默默的工作,无私的奉献,一心为了教育。而有一些人,不认可现在的一切,总认为教师这也不好,那也不好,不理解教师,总把一些不正确的观点强加教师身上:上课不讲下课讲;没有不会学生的老师,只有不会教的老师;认为老师都是过节收礼,办班收费的人。

一方面,为教者方法可能有偏差,但是,只缘身在此山中,不知怎样改变,或者不能、不愿意改变。另一方面,教育局外人指手划脚,除了漫骂和指责,没有一点建设性的建议。

教育体大,到了非变不改的时刻了!